第八章 那一天,人们终于回想起……(1 / 2)

光头马脸丑汉半跪在地,手摸在腰间,那里鲜血渤渤流出。他举目望去,只见此时擂台上陆续的跳上了七八人,看穿着打扮都是家仆护卫一流。

除了那横练巨汉和使剑的猥琐家伙外。还有一人提着九环大刀,一人拿着纹龙棍,一人戴着掏心虎指,一人抽出一支判官笔,一人步履轻快绕场飞奔。但最让光头马脸丑汉忌惮的还是那公子哥身后突然出现的背剑青年,青年白衣胜雪,面目俊朗,一双狭长眸子一睁一阖间给人带来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事有不协,居然遇见了带着众多家仆出来扮猪吃虎的公子哥少爷了。特么的,晦气!

“哼!以众凌寡!咱们山水有相逢,告辞了!”光头马脸丑汉站起来,朝着王猛拱手,眼神中带着嘲弄的说道。心中却想的是:哼,等我去把诸位哥哥都叫上,再来找回场子。

光头马脸丑汉说完就跳下了擂台,飞也似的的消失在人群中。

众家仆们转头望向了王猛,眼神询问是否追击?

“算了,一介宵小而已。”王猛手一摆,不屑的说道。

“对了,咱在这里是干嘛的呢?”王猛突然一拍脑袋:“对了,咱不是在比武吗?”

说着话,王猛转身过去,然而……

然而,那老头和俏小娘呢?

“咦?那父女二人呢?”王猛抬首朝在他身后的李牧一看去。

而李牧一则是干脆的又闭上了眼睛,闭口不答。

众多家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刚才都只顾着保护少爷了,谁会去在意那对父女?再说,谁也没料到那对父女居然如此怕事,就这么跑了?

“少爷,看那里!”一个声音响起。声音主人同样青衣小帽,不过比之阿三却好得多。只见这说话的家仆之一,脸色稚嫩,身材瘦小,如同一名未成年的孩子般。但是如果你见到他把一支判官笔给正在塞回衣服内,就不会这么想了。此人正是家仆之一,名唤阿六,乃是王少爷的书童。

顺着阿六所指,王猛抬眼看去,只见人群之外的远方,一条小巷子入口处,豁然就见到了那老者和那绿衣少女的背影钻了进去。

“好厮鸟!以为本少爷是如此好开玩笑的吗?”王猛气不打一处来,这父女明显把自己摆了一道。

“阿七!去给本少爷把那父女给抓回来!”王猛戟指那背影对着阿七喊道。

阿七身形瘦高,是一众家仆里唯一没带武器的。但因他练就一身极为高明的轻功,在众家仆的里的作用乃是追踪与反追踪。阿七听得自家少爷下令,步履连点,身如鸿雁,跃下台去踩着众多围观群众的脑袋疾掠而去,倏忽间也消失在了那巷子口。

王猛一脸的愤愤,没想到在天南城里居然连续被人扫脸,难道是因为本公子离开了才仅仅一年多?这城里的人就忘了本公子的纨绔名声了吗?

王猛越想越气,无意间朝台下看去,只见台下众多的围观群众居然还没散?居然还对自己指指点点,脸上笑容茂盛。

尼玛!

“去!把台下的人给本少爷驱散咯!拿出以前的架势来。”王猛对着众家仆喊道。

阿三面色犯难的劝道:“少爷……你忘了回来时怎么向夫人保证的吗?”

王猛听了却是一个怒视回头的盯着阿三,直盯得阿三连连退缩,最后退到了阿大的身后。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