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大胆(2 / 2)

由此掌可见,这王猛的母亲在那美艳的外表下却是内力深厚,真气十足,乃是一名大大的高手!

紫缎锦袍的方全被这一掌吓得跳了起来,身形连闪,退到了大堂门边。

“呼呼呼……”王夫人再次做了几个深呼吸,平稳下神色后,看向了紫缎锦袍的方全。

“夫人……我……我……我大哥叫我带话来,实是被逼无奈,也不愿意耽误世侄的青春。所以……所以……”紫缎锦袍的方全此时不但满脑的汗水,他身体内的内衣都早被汗水给浸湿完了,因为他也不知道他接下来这一句话,会让这母老虎和那纨绔子做出什么样的惊骇事情。

王猛和他母亲,两对眼睛,四只眸子,如出鞘利剑一般的寒光闪闪的盯着紫缎锦袍的方全。让远处的紫缎锦袍的方全犹如身处万千剑阵之中。

不过,这一句话必须说出来!紫缎锦袍的方全的也是发了狠,调动内力游走四肢肺腑,这才抬眼拱手,声音不再结巴颤抖的说道:“所以!我大哥说了,两家婚约就此作罢!这些年来由你们送来的礼物全部如数奉还!而我方家也将会把在福州地面上的所有铺子房产全都献上,以作赔礼!”

安静,再一次的安静了。静得可能连一根针掉下来都会被人听到。

“呵呵呵……”还是由王夫人打破了宁静,此时她脸上寒霜一片,任何和她对视的人都似乎会被她给冻结。只听她语气幽幽的说道:“当年你家大哥死乞白赖的求我王家,求我们要和我家联姻。看在这那些年的情分和那件事上,我那当家的就答应了。当初我是不许的,因为我早已看出你大哥就是个小人!是个投机者!是个不纯粹的人!但,我也不得不承认,你大哥靠着他那无耻让你们方家由死变活,现如今却是蒸蒸日上。所以,当遇见一个可以和我家对抗的势力时,你大哥就觉得终于是到了摆脱我王家的时候到了吧?”

“呵呵呵……”王夫人继续语气森寒笑了一声。“可是,你大哥不觉得他其实是从一只狗变成了另一只狗吗?还有他认为他在扬州称王称霸?我王家就奈何不了他了吗?”

“夫人!夫人所说这些完全是大缪!我家大哥从来没如此想过。而夫人对我家大哥如此刻薄如此的诋毁,这会让两家真正的出现裂痕的!”紫缎锦袍的方全此时也是豁出去了。

“哼!裂痕出现了又怎样?你去叫普陀禅院派出僧兵来打我们啊!”此时王猛也站了起来,怒视着紫缎锦袍的方全嘲讽道。

看着王猛,紫缎锦袍的方全在今天终于的表现出了他真实的态度,而他对于王猛的态度就是不屑道:“哼!你个纨绔子!要不是你生得好!早就被打死了!否则岂能在此狺狺狂吠?要我说那绝灭师太收徒收得好!我那侄女如果嫁给了你,那才叫贻误终生!”

“你……尼玛!”王猛也彻底怒了,端起桌边的茶盏就要朝那紫缎锦袍的方全扔过去。

“住手!”却是王夫人站起身来叫住了王猛。

王猛听得母亲声音,终究还是没扔出去,只是那茶盏在他手中被捏成了碎块,丝丝鲜血流出。

“方全,你走吧!”王夫人对着那紫缎锦袍的方全摆摆手,声音清冷的说着送客。

“哼!”紫缎锦袍的方全一摆袖袍,对着王夫人随意的拱拱手,一下转过身去就要离开。

“告诉你那大哥,他那双狗眼是看不清这个江湖的。这个江湖里所藏的东西,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夸张。如果他认为就此靠上了‘普陀禅院’就可安稳无忧的话,我只能说一句,你方家离灭亡不远了!”

“哼!夫人不要危言耸听。这个世界不是所有人都怕你王阀的!在下告辞!”

PS:求各位随手点个收藏啊!感谢!感谢!

添加书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