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1 / 2)

第四章千棺栈道

(更新之道,信誉为上。 今天的更完了,接着就是星期四五六更新了。)

捂住我嘴的手掌非常湿润而且还能感觉到微微的颤抖。显然他也是极为紧张的。

见我没有反抗的意思,手掌这才缓缓地松开。不过仍旧搭在我的脸上,看样子还是提防着我会突然叫出来。

“阿?”我问道,并且尝试着在脑中搜索着与这个名字有关的信息。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搜索到半点信息。

这个叫阿的人可能等的也是不耐烦了,压低声音说道:“我不会害你,你别出声。”说完就彻底松开捂在我脸上的手。

借着窗外微弱的光线我看到了他脸部的轮廓。结合刚才他说话的声音,估摸着年纪应该和我差不多。难道是我以前的玩伴?我靠,这大半夜的来找我不会是为了和我叙旧的吧?我心中嘀咕了一声,问道:“这么晚了,找我有事?怎么白天不来找我?”

黑暗中阿摸了摸鼻子,压着声音问道:“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我愣了一下,商人惯用的手法就上来了:“记得,你是阿。”说完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一起玩过泥巴。αο?λψ ”

估计是有什么急事,阿也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计较什么。稍微缓和了一下呼吸之后说道:“刚才在祠堂开会的时候我也场,你有没有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听完这句话我第一反应就是他在套我的话。可我这么多年没回来了,也没什么东西让他诈的吧?况且明天进祠堂的决定去开会的人应该都知道了,那也就不存在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了。

“我的意思是,你不觉得你大伯很奇怪吗?”阿说道。

很奇怪?我皱着眉头仔细回想了一下大伯在祠堂里开会时候的样子,忽然感觉到有那么一丁点异样。可这也是一瞬间的感觉,真要我表达出来的话我也形容不出来。

阿看我想了这么久也没想到什么,于是问道:“难道你没觉得他说的话有点不太对劲?”

我一边暗骂这小子大半夜的还和我打哑谜一边又开始回忆大伯在祠堂里说的话。

把大伯说的话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虽然找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却是越来越强烈了。

“唉......”阿轻轻叹出一口气,说道:“开会的时候我就站在你旁边不远的地方,你和你大伯的对话我都听得一清二楚。λ 你难道就没现进入祠堂的这个决定是你大伯下的?”

噢......我恍然大悟。

人是一种独立性极强的生物。我刚才感觉到不舒服的原因应该就是大伯替我做出决定所导致的。

“可......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我说道,“就算大伯没替我作出决定,我最后也还是会做出一样的决定的。”

“不,”阿说道,“难道你没现,虽然他一直在说尊重你的选择,可实际上他一直在诱导你进去吗?”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