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五章 斧头哥出击!(1 / 2)

壮丽河山风景如画,缭绕仙灵之气,色彩斑斓。

但在这一刻,鲜血绽放,染红了虚空,滴落在花草上,触目惊心。

钧天闷哼,无比痛苦,身躯险些爆碎,攥住他的黑暗大手太过恐怖,无法抗衡,无法抵挡,只能承受。

他全身骨头断裂,毛孔流着血,脸色苍白,额头冒出豆大汗珠。

肉身快要残废,钧天内心的情绪起伏极大,他清楚会遇到危险,但是没想到会如此糟糕,更没想到这里还隐藏一位巨无霸。

自从钧天来到起源界,一路上纵然跌跌撞撞的,还没有面临过这等无解的局面,像是小蚂蚁随时会被踩死。

这一刻,他的情绪波动更为剧烈了,时间像是回归到昔日在北极被金霄镇压,当时他绝望与无助,最终坠入了寒渊,九死一生活了下来。

在后续的时代中,纵然钧天遭遇了生死危险,但没有如同现在无解!

甚至他面临的敌人,不仅仅是羽衣道人。

“轰!”

那炽盛的雄姿,慑人的体魄,雄壮如同巨人,犹如大能矗立在天地间,威慑诸天万物。

显而易见,他是宇宙石!

他比曾经更为强大了,潜质无与伦比,早晚可以化作违规级至宝。

“这虫子,还挺硬。”

宇宙石面目粗狂,狞笑了一声,大手在发力。

“咳咳……”

钧天咳血,忍不住低吼,身躯剧烈颤抖着,元神都被冲击发颤,内道即将崩塌。

现在的他太弱小了,浑身提不起一丝力量,任由宇宙石将其攥在掌心,蹂躏,即将坠入死亡深渊。

“宇宙兄,过了。”

羽衣道人皱眉,他不想让事情变得太糟糕,因为不清楚钧天背后到底有什么底蕴,更不清楚他是否与夏钧天有关。

而他更想要收服钧天,为他所用。

但是他没有想到,刚才元皇显照出的战力、底蕴、经历,竟然没能让钧天俯首称臣。

“不过一个小蚂蚁,需要在意什么?”

宇宙石不屑,将钧天仍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泥土冒着血。

钧天无比艰难爬出来,躺在地上面对天空,他大口喘息,强忍着眩晕与痛苦,嘶哑道:“前辈,这就是所谓的自己人?你刚才也说我这个小修士,一路上肯定经历太多的心酸苦楚,可现在我的经历比以前更悲苦。”

羽衣道人脸色微冷,身影有些模糊了,淡淡道:“年轻人,话既然说开了老夫也不隐藏了,若非看在你是祖天的份上,对元皇的未来有帮助,我会亲自邀请你来这里做客?”

果然!

钧天内心一叹,老仙在他身上布置了后手,确保大能都很难看透他,但他没想到是宇宙石看穿了他的真身。

“小虫子,当年你在圣皇战场不是很嚣张,还抄了我的老巢,曾经的你很得意,现在落在我的手中,滋味如何?”

宇宙石残忍一笑:“说吧,你究竟想要怎么死?亦或者说,你想要让我如何宽宥你的罪过?”

“元宸前辈,你我都是生命起源路的修行者,而您更身为前辈,如此对待,不太好吧?”

钧天话语低沉:“还有你刚才说,当你从昏沉中醒来,睁开眼帘,缅怀过去,想要改变生命起源者的现状,就是这样改变的吗?”

“老夫刚才已经很坦诚了,可是你不老实,为了元皇的未来,许多血腥和见不得光的事情,我都可以去做。”

羽衣道人叹息,如悲天悯人的圣贤,引领人族崛起的领袖,道:“为了大局,为了苍生,为了未来,总要有人去牺牲。”

“杀了我,夺了我的一切,去成全另一个人,就能走到最终吗?”钧天的身躯持续流血。

“他可以的!”

羽衣道人点头,道:“最终我再问一句,你是如何在黑暗寒冬存活的?起源经的篇章又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你是否是东神洲的夏钧天?”

“您的问题真多,我现在太虚弱了,许多事都想不起来了。”钧天低语。

“到了现在还不低头?你让我很失望。”

羽衣道人屈指点碎钧天的眉心,开始探究他的精神识海,看样子准备了解他过往的一切。

然而下一刻他的脸色阴沉,钧天的精神识海存在封印,一旦妄动元神都会炸开,一切的记忆跟着散去!

这是老仙布置的,他审视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破解的路。

“哈哈哈哈,到了现在,你还要和这个硬骨头废话?把他交给我,我会他知道不开口,到底要承受什么。”

宇宙石面孔森然,犹如冷血恶兽审视着钧天,看着即将到嘴的肥肉。

“轰!”

恍惚间,火七禽扇辐射出漫天神火,交织出亿万重至宝规则,苍穹都熔炼成大黑洞,无限压来了,对准了宇宙石。

“你作甚?”宇宙石震怒。

五火七禽扇认为掌握起源经的年轻英杰,当属于人族部落的核心成员,不应该针对,不应该这样为难!

钧天看了眼五火七禽扇,有些沉默,看来这宝物并非羽衣道人炼制的。

“荒唐,睁开眼睛看看这是什么时代了?”

宇宙石怒笑一声:“旧时代早就过去了,崩塌了,新的时代来临,需要新的.asxs.,而他身上的传承对元皇未来的崛起很重要!”

五火七禽扇沸腾出恐怖的光辉,对于宇宙石的话无比的愤怒,始终认为曾经的辉煌依旧在。

“醒一醒吧,元皇才是未来,他不崛起单凭你们可以改变什么?”宇宙石这样回应。

五火七禽扇有些沉静,紧接着扫视着钧天,认为这位年轻人很不凡,背后疑似有祖上时代的强者守护成长。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