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六章 至宝也疯狂!(1 / 2)

钧天浑身血流不断,苍白的面孔,断裂的骨头,若非他底子扎实已经废掉了。

身躯的疼痛影响不了钧天的思维,洞虚道府被攻破,元神封印被触碰,老仙纵然收不到地螺传信,应该感应到了什么吧?

还有,刚才他故意看了眼红云,芭蕉扇他们的封印相继断裂,第一时间会惊醒他们,这些顶级至宝的背后都有无上至宝!

当然他认为短时间宇宙石和羽衣道人不会杀的,他脑海中的记忆是唯一的保命符,而一旦关键时刻真的扛不住了,释放花蕾,激活老仙留下的底蕴,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当然这种机会仅有一次,面对这等超级巨头,钧天现在只能忍着,和他们周旋。

“年轻人,不要妄想着有人来救你,交代问题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羽衣道人对他的道场很自信,道:“这天地间还有比性命更要紧的东西吗?再者说你背后的无上至宝,底蕴不足,压来了又能改变什么?”

“不说祖物质这些东西,我将传承给你们,你们会放我走吗?”

钧天冷笑一声:“我的命运不会让你们来操盘,想要传承,你们总要让我安心,拿出诚意出来吧。”

“和他费什么话,我就不信他能扛得住最残忍的酷刑!”

宇宙石冷笑:“陪伴你成长的器物就这样被毁掉,看着它们你不会心痛吗?”

“咔嚓!”

雄大再一次遭遇重创,坚硬的城墙大片凹陷,镶嵌的能量巨炮成片爆碎,内世界被冲击的乱颤。

“混账!”

钧天眼眶子充血,胸膛猛烈起伏,忍不住低吼:“有什么事冲我来,以这等卑劣的手段针对一个器物,不觉得可耻吗?"

在这期间,五火七禽扇有些看不过去,不过羽衣道人始终在安慰它,以元皇崛起为噱头将其稳住。

“可耻?等待这些废铜认我为主,你会知道什么是强者手腕。”在宇宙石的精神世界内,坚信的唯有强者手腕,至于过程很重要吗?

“宇宙石,你也配称之为至强的器物粗胚?”

雄大凄厉低吼:“你雄哥我什么没有经历过?凝练的是人族部落的意志,抗衡异族铁骑杀出来的铁胆!”

“还有你们,满嘴空谈生命起源路复苏之路,却什么走不做,蹲守在这里枯燥几十万年,只为了培养一个不确定能否走到最终的人,这让我感到可笑!”

雄大咆哮如雷,人和人是有区别的,如果老仙是羽衣道人,钧天是元皇,那么元皇肯定能得到更强的培养,以老仙的性格是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然而他们,心里想的还是自己的宏图大业。

五火七禽扇苦笑,曾经也想过培养一批英杰,然而自身却感到了某种可怕的无力,促使他从未行动过。

“老夫纵横谋划,心中自有天地。”

羽衣道人冷冽道:“我也懒得和你们废话,还有你徐元,我不管你到底是谁,祖物质的重要性你应该清楚,不交代清楚你认为你能活命吗?”

“我当然想要活命,可是我需要你们的诚意。”

钧天虚弱道:“就我现在的状态,你认为我还可以活多久?”

“别相信他的鬼话,他在刻意拖延时间!”宇宙石不想耽误,更想要独吞了祖物质,养成违规级潜质。

“如果连这点诚意都没有,那我只好闭嘴了,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但我保证我身边的器物出现了问题,你们什么都得不到。”钧天缓缓闭上了眼睛。

宇宙石震怒,他不信这世间有不怕死的强者!

甚至他发狠想要击毙红云和雄大,让钧天看清楚现实。

五火七禽扇又一次将他阻拦了,闷声道:“他的背后有生命起源路强者支持,我们倒不妨见和他们一面,如果他们认为元皇值得栽培,相信会给予祖物质。”

与此同时,它散发出精华物质,滋润钧天残破的伤体,为他维持体内生机。

“见一面?”

羽衣道人脸色阴沉,他在祖上年代是有些背景,但是和顶层的存在很难同论,如果真的来一位大怪物,他们岂不是要靠边站?过往的付出都白干了?

“你想要诚意我自然可以给。”

羽衣道人眼底闪出精光,道:“将你如何抗衡黑暗寒冬的事情交代清楚,这一点对你不难吧?”

“这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秘术。”钧天回应。

“年轻人,你别太过火了,机会我已经给你了,可是你就这样回应我。”羽衣道人冷漠出言。

“那你觉得,以起源经的篇章,修成了如果可以在黑暗寒冬中行走,还需要提前冬眠吗?”钧天反问。

“他说的有理。”

五火七禽扇传音过来:“这篇章从未听说过,当然以前也有,但是他才什么修为?”

羽衣道人问道:“演练出来总可以吧?”

“我就这样演练吗?”钧天的伤势依旧很重。

“给你时间,你要珍惜。”羽衣道人快没了耐心,他是何等恐怖存在,活在神话中的大能,俯瞰一切。

“咳咳……”

满身压力散去了,钧天猛地咳着血,通体冰凉,颤抖着,看样子快要不行了。

“噗嗤!”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