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佛玲花会(1 / 2)

这一日的九重天上,着实非常热闹,原因无他,只因天界的神圣之花,三千年未开的佛玲花,就在前几日突然竞相开放,更神奇的是,原来只是粉紫色的鲜嫩小花,一夜间花开若银碗大,且颜色五彩斑斓,簇拥的繁花似浮云一般蔓过了南天门,化魇池的妖魔之气也比之前弱了不少。

天君大喜,和天后一致决定为此举办一场佛玲花会,广邀四海八荒的一众仙家前来赏花品茗,也好为沉寂三千多年的天界增添几丝欢喜之气。

倒不是这佛玲花有多么罕见,作为天界的圣花,它虽然稀有,可在这九重天上却并不少见,尤其在天君的凌霄宫,处处都有佛玲花的身影,它的稀贵就在于三千年前的那场神魔大战,魔族首尊带领三十万魔族大军一举攻进了南天门,甚至一度占领了天君的凌霄大殿,由天族大将青云带领的十万神军被击溃不成军,一路退守至银河界,天君天后也一随狼狈逃往西天梵境,眼看整个九重天就要落入魔族之手,千钧一发之际,帝君临渊带着小帝姬苍灵一同归来,两人并肩作战,浴血奋战三天三夜,终将魔族驱逐殆尽,逼出了九重天。

那一年,魔族三十万大军横尸九重天,鲜血从凌霄大殿一直流到了南天门,染红了天河水,污浊煞气直冲九霄,好一个至圣至洁的九重天,简直成了修罗地狱。

苍灵就是在那一年,名声震破了四海八荒,所有人再也不敢小瞧这个天君一时兴起自凡间带回来收为其养女的小丫头了。

也就是自那场惨烈战事之后,九重天上的所有佛玲花全部枯败,再无半点生机。司命星君痛惜的对天君道:“佛玲花乃是这九天之上的至洁之花,是天族的圣花,本身也极具灵性,如今被魔族所污,灵根已毁,以后怕是再也没有花开之日了!”

天君起初是不信的,这佛玲花与天族共存了不知多少年月,就连上古时期的天劫都没能奈它何,怎么就被这魔族所毁灭了!可他哪里知道,这佛玲花贵在圣洁二字,可谓坚不可摧,唯独怕污浊之物,魔族虽本是神族后裔,但自上古时期就已叛离神族,其后魔族又与妖族通婚,血统早已不纯,加之其修炼至邪至阴之术,与神族可谓相生相克,如今三十万魔族之血,毁掉天族的灵花,那是只在一眨眼的功夫。

天君不甘,去往西天梵境求取生机妙法,那西天的大佛只在虚空中一探,颇为高深的一笑,道了句:“万事皆有缘法,讲究一个机缘,待到有缘人,自是它的花开之日!”

天君落寞而归,自此后很是消沉了一阵,幸亏天后时时温言相劝,加之膝下几个子女还算乖巧,这才渐渐好转过来。

没成想,三千年过后,奇迹竟然真的发生了,这怎能不令天君大喜,当然要好好张罗一番,以此庆祝天族荣耀回归。

天君要在凌霄宫大办佛玲花会,且亲下了旨意,凡有品阶者,不论大小,皆可赴宴,消息一经传开,整个四海八荒全都沸腾了,要知道,九重天上住着的可都是天族之人和几位上神上仙,一般的仙家和非天族之人是不可随便登上九重天的,除非有天君的特召,或是在天后一万年才举办一次的花神宴上,才可远远观上一眼天君与天后的威仪,见识一下九重天上的琼楼玉宇,若在平时,可能你当一辈子的仙,也是见不得一面的。更何况,这一次的佛玲花会上,几位早已避世的上神上仙也会到场,这也就无怪乎众仙家的热血沸腾了。

由于明日便是佛玲花会,以防万一有个什么差池,四海八荒的一众仙家今日便早已登上了九重天,纷纷被一群貌美的小仙婢领着入住了早已为他们准备下的宫殿楼阁,当然了,也有那仙阶高的,心气傲的,在九重天上有上三五知己的,自是登门造访,一番热络,美酒美食款待,好不欢喜。一时之间,一向冷寂幽清的九重天顿时热闹无比,就连平日里从不敢有人登门造次的几位上神上仙的宫殿门前,也有那么几个谈笑风生的人。

与这热闹格格不入的是一处雄伟瑰丽的宫殿大门前,两头巨大的蟒蛇盘踞在参天的白玉石柱上,伴随着不时传送过来的谈笑声,他们的蛇信子也不时的吐一吐,一双绿油油的眼睛阴森森的自高而下的注视着某一个方向。

门槛上,一身粉色衣裳的俏丫头正托腮不住的叹着气,一双好看的远山眉皱成了一道褶子,“哎,我家主子真真是没有一个相好的吗?”又叹了口气,无比惆怅的道:“我看这四海八荒的所有仙家,也没一个有眼力介的,我家主子那可是被天君亲封的天帅,又是最被看重的小帝姬,怎么就没一个前来巴结的呢!真是太没眼力介了!”说着,她望了望西边不远处的某个宫殿,那边人头攒动,络绎不绝,从早至今,拜访的人还没停过,怕是那碧霄宫的门槛都要被踏烂了吧?想到这,她撇了撇嘴,蹭的一下站起来,从怀里掏出一方白色手帕,想了想,忽而挥舞着手中的帕子,有模有样的叫喊起来:“来呀…。来呀…。都来串门子呀……”

她的声音娇嫩可爱,嚷嚷的又大声,自是很快便吸引了一群人往这瞧过来,只不过人家看到她的样子,那脸上的神色莫名的都有些古怪,还有些尴尬…。

小丫头见别人看了过来,以为有了成效,叫嚷的更加卖力,“来呀…。大家都来呀…。各位仙友都来我天帅府串门呀…。嗯啊…。”

伴随着一声尖叫,她只觉腰间一紧一寒,接着整个身子腾空而起,她被毫不留情的从宫殿的高墙上扔进了院子里,然后只听砰的一声,她面朝大地,啃了一嘴泥。

她抬起头,五官皱成了一团,可怜兮兮的叫了声,“主子…。”

“可知错了?”清冷若玉石相击的音色,偏生语气里带着那么一丝轻柔,听来让人满心舒畅,趴在在地上的小丫头仰着头,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摇了摇头,“主子,我是在为你招揽客人!”

女子手掌微微一拢,一束银光自地上小丫头的腰间一闪,继而转瞬莫入她的衣袖,接着,她一本正经的道:“桃花,你这样大张旗鼓,不觉丢了本帅的面子?”

趴在地上的小丫头没了腰间的束缚,蹭的一下窜到她的面前,自上而下仔仔细细打量着面前的人。

一身玄色衣裳,纤腰素素,风神俊雅,这就是天界的传奇,九重天上唯一的女战神,小帝姬苍灵。

“主子,你真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为什么不能学着其他女仙的样子好好整理一番啊,你说你立下战功无数有什么用,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最重要的还是要寻得一位知心人!”看着眼前这张绝色姝容,桃花在心底又是一声哀叹,“真是好生浪费啊,这么好的一副皮囊怎么就不懂得好好利用呢,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和一群大男人混在一起,你说若是我不为你操心还能有谁啊!”

添加书签

没有了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