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活着回来,证明你能够承担一些责任,我们也可以搏一次了。”

“盒子里的混沌级天河界种,以及残缺的昆仑斧、残缺的玄天剑,就是你放手一搏的本钱。”

“若成功了,我人族永昌,我们也可历尽万劫而永生不灭,若失败,则万事皆休……”

良久之后,林玄放下了记忆晶球,眉头微微皱起。

里面关于他的前生今世,所说不多,更多的是关于接下来的行事,以及一些他以前从未触及过的天地秘辛。

里面有一则信息令他尤其警惕,那就是万界天域的会元浩劫,已经开始了。

而且这一次,并非是普通的浩劫,而是能令诸天万界重新洗牌的万劫。

“也不知浩劫是从哪一天域开始的,希望不会是明虚天域。”林玄叹了口气。

他离开真武界已经一百多年了,那里还有着他的根基和女人,若灾劫从明虚天域开始,恐怕没有几人能活得下来。

不过,担心也是无用。

眼下对他最重要的,还是先看看那个“我们”留下的东西,能否真的让自己拥有翻天之能。

他心怀警惕,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铜匣子,里面顿时散发出一片紫金之光。

光团中心,是一枚形状不规则的金色种子,种子表面上还有着一缕缕紫色纹路,显露出玄奥而深邃的大道神韵。

“这就是混沌级别的天河界种?”

林玄眼神微眯,内心有些激荡。

天河界种,十分珍贵,乃是万物母河孕育出来的世界种子,数百上千年才能孕育出一枚,若修士得之,可直通大道,乃是一条通天捷径。

天河界种分为小千级,中千级,大千级,天级,混沌级。

分别对应能开辟的天地,为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大千世界,天域,以及大天道宇宙。

即便是小千级别的天河界种,都十分罕见,中千以上的,往往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混沌级的,似乎从未出现过。

而此刻,摆在林玄面前的,居然是一枚混沌级天河界种,有可能开辟出一方大宇宙空间。

林玄即便已经勘破了生死,已经寿元无几,已经见惯了世间的神兵宝器,可此刻还是难掩心中的激动之情。

这一刻,他觉的自己在虚无之中空耗的百年岁月,蹉跎的百年人生,都是值得的,一枚天河界种,足以弥补自己失去的一切!

当然,林玄直到此刻,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轻心。

那个留下这一切的神秘强者,并没有留下任何关于他自己的信息。

林玄无法确定,这一切到底是否真正属于自己。

又或者,他未来所做的一切,是否都只是为他人做嫁衣。

略作沉吟,林玄开启观运神通,看了看自己的武运,只见自己的武运中紫金之光闪耀,显示出前所未有的机缘。

他又取出一根麻绳,为自己卜筮了一番,卦象显示大吉。

林玄脸上平静不波,虽然武运和卜筮,都昭示着大吉,但他仍然无法真正安心。

因为他不确定,自己看到的就一定是真的。

“这里总归不是我熟悉的天地,气运和卦象的规则也未必与真武界等同,要想真正的确定是否安全,还是得回到明虚天域。”

林玄目光闪了闪,很快打定了注意。

他不会立刻融合天河界种,哪怕融合了这枚界种,就相当于成为了一方宇宙大天道的主宰。

他将匣子重新合上,却没有收进自己的秘宝空间,而是直接吞进了腹中。

如此重要的东西,还是直接存在体内比较安全。

至于那枚祈祷之戒,林玄也没有将其认主,只是随意的带在了手指上。

接下来,林玄打算离开这个小空间,到外面收起昆仑斧的斧头,回返明虚天域。

但这时,他却吃惊的发现,自己出不去了。

“嗯?怎么回事?我明明已经将昆仑斧认主,为何无法自由进出其内部空间?莫非刚才只是假象?”

林玄不由的皱紧了眉头,脸色凝重无比。

这时,一个悠远而浩荡的声音,在这个小空间内响起:

“林玄,天河界种不是你一个人的,它属于我们。你没有资格独占它,你一个人也驾驭不了它!”

林玄全神警惕,看了看左右,却没能发现声音的源头。

他沉声道:“告诉我,‘我们’是谁?”

“我们……”

“我们是烈,我们是阳,我们是石祖,我们是魔尊,我们也是人皇!

我们包括你,但却并不只是你,甚至不能包括你的全部……”

那个声音带着几分落寞与沧桑,短短几句话,却已经变幻了几百种腔调,就仿佛是无数人的声音合在一起的感觉。

林玄眸光闪了闪,最终苦笑着叹了口气。

这一刻,他已然明白,有些事,已经成了自己无法抗拒的命运。

他能走到今天,是自己选择了命运,也是命运选择了他。

否定自己的命运,也会否定自己的所有。

“好吧,要我如何做?”

“就在此地融合界种,然后回到人族世界,种下界种,为人类撑起最后一片净土。

当浩劫过后,人族便有可能成为真正的主宰,我们也能获得真正的永生不灭……”

……

……

一个月之后,林玄再次出现在了昆仑山上空。

当然,如今的昆仑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一面巨大的斧头。

林玄双手结印,打出一道道印诀,巨大狰狞的斧头逐渐缩小,没入他的体内。

他抬眼看了看天宇星空,眸光深邃而悠远。

从这一刻起,他已然不是一个人,而是背负着整个人族文明的过往和未来。

一片金光闪过,他那苍老的面容逐渐变的年轻,略显几分佝偻的身躯也再次变的挺拔如山。

“或许,还会再来一次吧。但愿不会了……”

林玄复杂的笑了笑,旋即他取出混沌令牌,沟通令牌力量,显化出一条空间通道。

他没有犹豫,抬脚进入了通道,消失不见了。

……

明虚星,外天空,一尊巨大的战车正在静静的悬浮着,仿佛一尊静默的洪荒巨兽。

巨兽的腹中,昆仑大殿内,一众昆仑殿高层正在议事。

上方高台上一共有三个座位,其中的一个,已经空了一百二十多年了,很可能会空闲更久……

少主赢海周身笼罩在黑雾之中,传出威严的声音:“魔枭已经失踪一百多年了,很有可能已经陨落,这些年来,由于昆仑战车只能发挥三分之二的实力,我们任务完成的很艰难,一百年的时间只是融合了三个小千世界,圣主已经很不满意。

本座认为,是时候向圣主提议,收回魔枭的少主令牌了!炽雪,你意下如何?”

炽雪慵懒的坐在宝座上,手捏着一只酒盏,岁月在他那张年轻俊美的脸上,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他淡然道:“我没有意见。只是,这件事我们以前也向圣主申请过,但圣主一直未作答复,也不知圣主是否有其他方面的考量。我建议还是先让灵兮探探圣主大人的口风吧!”

“哼,灵兮只是一个器灵,她从来不管这些的!”赢海冷哼道。

正在这时,那张空闲了一百多年的宝座上,突然多了一道人影,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嗯?魔枭?不对,你是谁?”

赢海和炽雪等人都不禁脸色一变,齐齐看着这个陌生的不速之客。

来的正是林玄,而且不是以角蚩族魔枭的身份,而是他的本尊。

“多年不见了,诸位近来可好?”

林玄手捏着酒壶,对众人微笑示意。

“你是魔枭?”赢海质问道。

林玄玩味一笑:“怎么?不认识故人了?哦,对了,不知该称呼你为赢海少主呢,还是轩辕道主呢?”

“你说什么?”

赢海豁然起身,缭绕的黑雾显出心中的惊怒,他一挥手,将殿下众人强力送出了大殿之外,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他冷喝道:“林玄!你怎么知道的?”

林玄凛然不惧,笑吟吟的道:“轩辕道主,没想到你隐藏的还挺深,想必你早就知道我是林玄了吧?”

“哈哈哈哈!有趣,真是有趣。”

炽雪起身抚掌大笑道:“本座真是没想到,我的两位同僚,居然都是出自小小的真武界,真武界还真是一处风水宝地啊!哈哈哈哈!”

林玄转头看向炽雪,笑吟吟的道:“冷月天君,要说起来,我们之间的缘分也不浅呐!”

“嗯?”

炽雪顿时笑不出来了,豁然起身,脸色的难看的瞪着林玄:“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不可能!连圣主也未必知道我的真正身份,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林玄缓缓起身,身躯微微一震,一股无形的能量扩散开来,笼罩整个大殿。

下一刻,无路是赢海,还是炽雪,全都去掉了伪装,显露了本来的容貌。

赢海变成了一位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眸光深邃威严,气质凌厉浩荡,正是绝龙道的道主,轩辕洪烈。

炽雪却变成了一位寒意凛冽的年轻女子,竟然正是人间道的冷月天君,曾经以青石古矛换取林玄的乾坤镜的那一位。

此时此刻,无论是赢海,还是炽雪,都被林玄的手段给震惊了!

要知道,这可是在昆仑殿内,就连外界的天道法则都无法影响神器的内部,林玄又是如何做到的?

更何况,此刻两人震惊的发现,自己仿佛从高高在上的神变境超凡强者,突然变成了孱弱的凡人,体内的一切神力都已经被彻底封锁。

一时间,两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有些惶然不知所措。

“林玄!这,这是你的领域?不对,这不是领域,世间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领域!”轩辕道主失声惊呼道。

炽雪惊慌了一阵,渐渐镇定了下来,叹息道:“这是领域,只不过并非普通的领域,而是大宇宙天道的天之领域!若我没猜错的话,林玄,你应该是融合了高级别的天河界种吧?”

“天河界种?”

轩辕洪烈脸色一惊,继而看向林玄的眼神,多了几分觊觎的神色,又很快被他掩饰起来。

“冷月天君果然见识不凡。”林玄微微一笑。

“林玄,说吧,你想要怎样?”冷月天君道。

林玄淡然笑道:“坦白说,我没打算把你们怎么样,毕竟我们并无任何仇怨,就算是绝龙道,也只是我修行路上的踏脚石,并未给我造成多大的麻烦。

我这次回来,其实也只是取一件东西罢了。

当然,这需要你们两个帮忙才行。只要你们肯答应,我们今后便是友非敌。”

冷月天君苦笑了一下:“我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吗?说吧,需要我们做什么?”

轩辕洪烈也无奈的沉声道:“希望你说到做到!”

林玄道:“我想要二位交出少主令牌,将令牌转让给我!”

“什么?你想独吞昆仑战车?难道你不怕圣主的惩罚?”赢海失声道。

冷月天君也皱眉道:“林玄,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突然变的如此强大,但我却知道,现在的你,还远不是圣主的对手!

圣主的本体乃是混沌巨灵,巨灵天的天之子,乃是真正的神——”

“这些不是你们该考虑的。”林玄不容置疑的道。

轩辕洪烈和冷月天君对视了一下,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阴沉与无奈。

交出昆仑战车的掌控权,他们自然心中不甘,同时也畏惧圣主的惩罚,但此刻,他们似乎别无选择。

两人都是聪明人,既然无法反抗,那就是干脆顺从点。

他们分别取出各自的少主令牌,收回了精神烙印,带着强烈的不舍,转给了林玄。

林玄接过令牌,又取出自己的令牌,结出一片手印,打入令牌之中。

很快的,三块令牌合为一块,散发出耀眼的青光。

这一刻,林玄感到自己已经掌控了昆仑战车的六成,剩下的四成,却是被一道巨灵印记所霸占,那是圣主的印记。

也就是说,林玄、炽雪、赢海这三位少主,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三合一就能控制昆仑战车的全部,其实只是假象,最大的一部分还是掌控在圣主手中。

但如今,林玄却是掌控了战车的六成,成为最大的掌控者。

“灵兮,替我暂时蒙蔽圣主的感知,能做到吗?”林玄对战车器灵传音道。

“没问题的,主人。”灵兮那甜甜的声音传来。

“很好!如果你表现的好,我会送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谢谢主人,灵兮很期待呢。”灵兮道。

“林玄,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轩辕道主皱眉道。

“你们很快就知道了。”

林玄脸上渐渐露出凝重之色,他略作蓄势,突然对着天空打出一片玄奥的印诀,随着一道道青光闪过,无数印诀没入虚空,消失不见。

轰——轰咔咔咔——轰——

整个战车突然轰鸣大震,发出一阵阵不堪重负的咔咔巨响。

“怎么回事?是浩劫要到来了吗?”

“不会吧!不是说还有很久才能肆虐到明虚界吗?”

“是啊!浩劫的风暴之眼,诞生在魔界,因此才令魔族四处外侵,争夺生存空间,按理说离着明虚界还很远呢!”

“不好,战车似乎要解体了!”

一时间,战车内部空间中的所有昆仑殿成员,都不禁惊呆了,无不惶恐不安。

在他们震惊的目光中,战车最终轰的一声四分五裂,彻底解体四散,所有人都被轰到了天空之外,一些比较倒霉的家伙更是直接被解体的战车碎片击杀惨死。

在混乱之中,战车那长达数千里的龙骨大梁却十分扎眼。

它在一道道印诀的控制下,逐渐缩小,最终化作一抹青光,没入了林玄的胸口之中。

议事大殿中,赢海和炽雪震惊的看着这一幕,他们终于明白了林玄的目的,林玄拿到战车的最大权限后,居然拆散了战车,收走了战车的龙骨!

一尊万古神器,居然就这么毁于一旦!太疯狂了!

“主人,我恐怕已经瞒不住了,圣主已经觉察了,正在赶来的路上。”

林玄的体内,灵兮传来声音。

“我知道了,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林玄道。

他的眸光扫过轩辕洪烈和冷月天君,道:“二位,巨灵圣主正在赶来,你们自便,林某告辞了!”

话落,他取出人间道剑主令牌,打开空间通道,迅速逃之夭夭了。

轩辕洪烈和冷月天君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畏惧之色。

巨灵族圣主到来,他们两个若留下来一定会被治罪,很有可能被处死。

两人都不敢久留,纷纷破开空间,逃向其他世界……

……

烈阳界,万古楼。

林玄的身影出现在万古楼上空,目光奇怪的看着这座屹立万古的高楼。

一百年未曾来过,这座高楼似乎经历了许多故事,变的十分残破,其中第七层和第九层都出现了几个通透的大窟窿。

很显然,围绕着万古楼,经历过一些惊天动地的大战。

“莫非是万劫门和姬家的人干的?又或者是魔族?”林玄心中暗暗猜测。

嗖嗖嗖——

一道道人影从万古楼内部飞出,瞬间将林玄包围在内。

“是林玄!林玄,你终于出现了!”

“林玄!你已经不再是人皇剑主了!交出人皇剑吧!”

“哼!找了这小子一百多年,想不到这小子居然来自投罗网了,倒是正好省了我们不少麻烦!”

一名名强者蓄势待发,对林玄冷声呵斥。

林玄环视四周,发现这十几张面孔中,大都十分陌生,熟悉的面孔倒也有几张,但在他们的脸上同样看不到半点友善。

他在人群中看到了前任黑帝姬千秋,九阳天君,以及烈阳剑士钟正阳。

“只有你们这些人么?青帝他们呢?”林玄问道。

“哼!一个将死之人,没必要知道太多!林玄,授首吧!”

姬千秋冷哼一声,即便过去了上百年,他看向林玄的眸光已然带着几分恨意。

他大手一张,化出一道纵横百里的遮天雷爪,携着毁天灭地的威势,迅速抓向林玄。

轰隆隆——

雷霆炸响,滚动天际,响彻整个烈阳界。

“黑帝!林玄需要抓活的,人皇剑不能有失!”九阳天君见状一急,连忙出声提醒。

“放心,本座心中有数!”姬千秋冷哼道。

“呵呵,黑帝?你不是已经被免职了么?”

面对那犹如神威天罚般的恐怖雷爪,林玄却是凛然不惧,脸上露出轻松的笑意,竟然任由雷爪降临。

满天雷霆如天幕盖下,足以轰碎下方的一切,然而,在降临到林玄头顶百米时,却突然无声无息的消融分解,很快便出现了一个直径数百米的大洞。

雷爪落地,轰碎了数百里大地,但空中的林玄,却毫发无损。

“怎么回事?你一个神通境武者,怎么会挡得下本座的一击!”姬千秋很是难以置信。

其余人也都惊疑不定的看着林玄。

林玄也懒得多做解释,只是道:“我很忙,暂时没空理会你们,让开去路吧,我还急着回真武界种地呢。”

巨灵族圣主随时可能追来,他可不敢耽搁太久,他不再理会众人,径直飞向万古楼。

“回真武界种地?”

“哼!装神弄鬼!抓住他!”

众人呆愣了一霎,都纷纷脸色大怒,各自出手攻向林玄。

其中,钟正阳和三名陌生强者速度最快,瞬间便挡在林玄前方百米处,四人挥刀刺剑,激起一片恐怖的神罡攻向林玄。

林玄没有做任何动作,前行的身形不停,只是身外泛起一片紫色的毫光,扩散到直径百米。

紫色毫光所过之处,敌人的一切攻击,都瞬间瓦解消散。

至于落入毫光之中的钟正阳等人,居然全都身形一颤,带着一脸的恐慌和绝望,渐渐肉身分解,尸骨无存。

“天呐!这是什么手段?”

“该死的!这是天之领域!林玄融合了天河界种!而且一定是等级极高的天河界种!”

“他是要将界种种到真武界,快拦住他!一枚高等级界种的价值,不比一件神器差!”

在一阵震惊之后,姬千秋、九阳天君等人都不禁狂热起来,看向林玄的目光充满了觊觎之色。

“拉住我?你们恐怕够呛!”

林玄不屑的嗤笑一声,身形如电闪过,瞬间没入万古楼之中,直奔通往真武界的通道。

在他身后,一众强者奋起直追,不断出手拦截,想要阻止林玄离去。

可惜,他们的一切攻击和手段,都无法靠近林玄身周百米,丝毫影响不了林玄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