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卓石脑子重新上岗,再看那五人,感觉又不太一样。

个头三短两长,胸围大小不一,两长里头一个偏黑一个略白,白的那个就是飞机场,又忍不住笑开了。

“这回头要被骂成猴版少时,不得哭死。”

“卓石哥,商业机密啊,千万别说出去,刚才姐都没让我说。”黄明明堆笑应道。

刘卓石瞄了黄红一眼:“我可没兴趣说,坑人玩意轮不到我骂。她们自己知道吗?”

“她们还不知道。”

“还不知道?”刘卓石咧嘴摇着头,苦笑连连,不知不觉又点进了西门的照片,目光深沉,感觉看西门的照片比看别人都舒服。

这就是同人不同命,长得这么好的不能当明星,长相一般的要组团碰瓷前女帝,关键是自己还不知道要这么干。

“你别觉得我没良心,你一会自己问她们,不愿意挨骂的我当场给她解约,一分钱不收违约金!”

黄红放下手机,不以为然看向刘卓石:“进演艺圈,有一半挣的就是挨骂的钱,别人骂你不去听不去看不就好了?”

“说得简单,又不是你挨骂。”

“外头骂得越狠,到时综艺请得越多,一年赚一百万你觉得她们会不愿意?她们也可以说这是公司的策略,让别人来骂我好了,我就不怕人骂!”

“行我服!”

刘卓石竖起大拇指:“你厉害,这消息放出去,马上就有人骂,没几天就得有人请你们那女团进综艺给大家看看啥样,是准备恶心韩国人的吧?他们老抢我们东西是挺可恨的!”

黄红得意一笑,拍拍黄明明的头:“这家伙笨是笨了点,偶尔也出点好主意。就是他在韩国那边想到这办法,我才把他叫回来。”

刘卓石看看她:“那你为什么不干脆组个九人团呢?对标对得稳准狠一点嘛,然后也弄个退队风波跟排戏似的,年度大戏。”

黄明明赶紧插话:“哥,我有想过。”

“他真有想过。”黄红又拍拍黄明明,“不过九人团费用太高了,再说也已经有人在模仿,所以算了,我们准备快进快出。”

“其实哥,这对标里头有很多讲究的,最好对得比较猛的,其实明星更新换代都得对标,那个SM后面那个莱德贝贝也是五个人,到时候别人还会问为什么不说是对标这个,话题多啊!”

刘卓石呵呵一笑:“你这英文也跟韩国口音啊....”

“那边就是这么叫。”

黄明明语气很诚恳:“卓石哥,我感觉你好像看不起我,但真的我有学到东西在那边,其实我也不喜欢他们,我回来是帮姐做生意,国内这么激烈,我只能...投机取巧,也不是我一个人这么做吧。”

刘卓石看看他,叹了口气:“营销上来说,那是真可以,但这几个人心理素质真得够强,不是你现在说她们没事就没事的,那边不是经常自杀什么的。”

黄红托着下巴:“你是说抑郁症?我会开导她们,不行就退团。”

“进来了想退就退啊?”

刘卓石嗤地一笑:“谁不知道你进过个猴版少时的团。这什么年代,一辈子刻你脑门上,百科上都给写着,某村女团成员,该团被人称为猴版少时!”

黄明明说道:“卓石哥,你有没有听过一句名言,钱能抚平一切伤痕!其实就是这样,做什么事都得有回报,挨骂可以,有钱赚就好对吧!她们去上班绝对赚不到这么多钱的。”

“而且现在要骂她们的也只能是少时粉丝,那些人都多大了,没啥战斗力的。人只要出名了,两三年她不干了随便开个网店,当个网红也能赚不少,哥,你别把我们女孩子想得太脆弱了!”

我们女孩子?

刘卓石缩了下,看他:“谁的名言?”

“鲁迅!”

刘卓石哈哈大笑:“麦迪,你更合适当个艺人,要不要在我片子里演个角?”

“我合适?”黄明明略惊。

“非常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