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符号很复杂,左维并不认识。可当他看过去时,他自然而然的就明白了这些符号所代表的。

体质:0.07(病患状态—0.01)。

力量:0.04(病患状态—0.01)。

敏捷:0.01(病患状态—0.01)。

秘魔:0.01。

左维看得发怔,他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应该就是他的个人属性值。

不过,这秘魔又是什么?

他的目光下意识的由下而上,从秘魔扫到了敏捷上,顿时两个符号有了些变化。

敏捷:0.02(病患状态—0.01)。

秘魔:无。

左维两眼顿时瞪大,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这个时候突然轻盈了起来,双腿、双手,乃至身体脑袋,都可以在身体活动上,比以前更快!

他明白了秘魔的作用。

“简直就是在作弊……”左维梦呓一般的说着,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人扯动了下。低头一看,发现是苏拉。

见左维回过神来了,那张面无表情的小脸马上就转过去,然后继续往前走。

左维赶紧跟上。

最终,在仓库门前停下,她拿钥匙开了门。

门打开,一股浓重的水汽就扑面而来,夹杂着积聚的发霉气味,强烈得都有些呛人。

左维咳嗽了两声,就看到苏拉跑了进去,在一列满是瓶瓶罐罐的架子上,一个格子接着一个格子的找过去。

一眼看过去,脑袋里并没有相关的记忆。

在仔细观察了下那一列架子,左维就意识到不是没有记忆,而是这些东西都是在安娜嫁给摩根勋爵后,搬进来的。也许在结婚登记前就已经搬好了,因为这些架子分明是新作的,用的也是西姆城的特产漆料,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至少,那股漆料无法避免的呛人气味,他是没闻到。

左维目光随意一转,却被吓了一跳。因为在他身就摆着一张长条形桌子,而在桌子上,是一副还带着些许粉意的人体骨架。

皮肉被剥离得很干净,一副骨架居然还带有玉质般的光泽。

看起来像是艺术品。

在初时的惊吓后,左维就镇定了下来,毕竟不远处就是他那位漂亮又能干的妹妹……

咋咋呼呼太丢分了。

只是忽的,左维就瞪大了眼。

他惊疑不定得看着那副骨架,刚才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居然……看到一道白色烟雾般的人影,挣扎着要从这幅骨架中出来!

咣当,一声脆响,吸引了左维的注意。他看过去,原来是苏拉从一个格子中抓出了一瓶植物粉末。

她走过来,把瓶子举高,正好挡住了左维的视线。

“这是治疗感冒的药粉吗?谢谢苏拉。”左维道着谢,不过脑袋还是忍不住去看那副骨架。

因为刚才的,好像不是错觉……

不过苏拉这个时候抓了抓左维的手,那细腻的触感让左维的心思瞬间全部收回,然后下身起了顶小帐篷。

他赶紧屁股微微往后一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