噔噔,楼梯上传来跑步声。

伸向左维的手臂一触即收,那灰白女人身影往后一晃,变得虚幻,如泡影般隐去。

左维没发现这些,他看向了楼梯口,跑上来的是苏拉。两只白嫩小手拎着裙角,从楼梯口出来,她一抬头看到了左维,就指了指楼下,“吉特哥哥来过了,不过摩根叔叔说你感冒,他就回去了,说明天下午让你去跑马街口等他。”

“谢谢苏拉,我知道了。”左维尽管奇怪,门外怎么没人,但也不在意。

苏拉说完,也就转身跑下楼去了。

见苏拉走了,左维关门回到了房内,他的心思现在全在那四个符号上。目光一转,却又落在了那个鞋盒子上。

眼下这诅咒应该是没了,他打开来看不会有事。

不过顾忌那只魔物猫头鹰,左维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不管那是什么藏宝图,不去看就对了。

左维怀疑那只魔物猫头鹰会在前往藏宝地点的路线上等他,这一个猜测和它走前那句话,前后也非常具有关联性。

最主要的,左维还是怕自己受不了藏宝图的诱惑。

索性什么都不知道最好!

坐在床头好一会儿,左维最终给自己的三个属性,都加了0.01点,剩下0.04的秘魔,留着找对了方向后再用。

体质:0.09。

力量:0.06。

敏捷:0.04。

属性马上有所变化,左维的感受很深,浑身酥酥麻麻的,还有淡淡的暖意在血管中流淌,随后就是一阵倦意如浪涛般拍上来,让左维不受控制的打起了瞌睡。

“消耗过度,所以身体机能报警,要强制休息?”

左维明白过来,然后就直接往床上一趟,拉过被子盖上,很快就进入了深度睡眠。

屋子里很快安静下去,而随之一股莫名的寒意滋生,就像是肮脏潮湿角落里的细菌,无比速度的扩增。

那道灰白女人身影又出现了,她走向床上的左维,居然没有一点声音。

但猛地,床头书桌上的鞋盒子自行打开,一丝丝如烟气般的绿色虚影飞掠出来,然后居然变成了一条条小蛇咬向了灰白女人身影。

“哭死的女孩头骨,没牙齿的巫婆眼睛,会走路的男人肾脏,还要被自己肥肉压死的小男孩……”

诡异的嘶哑声音,突然出现。

“黑靥诅咒……”灰白女人身影如蜡般,这次没有隐去,融化成一团后,化作一道白色烟雾,快速从窗口缝隙里逃了出去。

屋子里再度恢复平静,无数的小蛇失去了方向,一阵没头没脑的乱转后,直接咬向了左维。

滋滋。

沉睡中的左维,在毫无意识中就遭到了诅咒。

一道血线,从他的额头裂开,却不是直着,而是如水流般淌开,弯弯曲曲,像是一道血色的闪电。

然后,这道血色闪电再慢慢隐去。

一夜过去,第二天早上,左维被屋子外的一阵敲门声吵醒。

左维有些昏昏沉沉的爬起来,过去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苏拉。

这个小女孩踩着一双小皮靴,身上则套着一件很大的袍子,下摆落到了膝盖处。披散着头发模样,却是格外可爱,让左维忍不住就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苏拉的小脸上,马上就拧起了两根小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