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维看着艾薇的背影,目光中那根马尾上下甩啊甩,似乎很气愤,他耸了耸肩。

他就是故意的。

这个女人给他一种很异样的感觉,左维可以确定,自己之前没有出现幻觉,这就直接表明这个女人有问题……

不过很可惜他并没有得到前身全部的记忆,虽然前身和这个女人很熟悉,但眼下,艾薇对左维而言,是一个从未了解过的陌生人。

忽的,左维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下。

转过头,是吉特,左维看到他正一个劲的朝着自己使眼色,并且此时这个家伙微微躬身,努力把自己矮别人一头,就像是故意躲着谁。

左维奇怪,下意识的四下目光一扫,然后他就看到,有几个人朝着他过来了。

一共两个人,一个年纪大不,十几岁的样子,穿着礼服,皮鞋落在地板上,噔噔噔快速踩着,那声远远地都能听到。

在他身后,跟着是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同样一身礼服,不过却奇怪的极为贴身,就像是紧身衣一般,方便这人做大幅度的动作。他走得不慢,但皮鞋落在地板上,却没有多少声响。

左维摇晃了下头,他脑海里几个破碎画面跳了出来。

唔……

他感到头疼,这次受到的刺激似乎比较强烈,跳出来的记忆画面格外多。

那人在左维身前站定,脸上先是布满寒意,但随即就冰雪消融,只见他一手抓住另一只手的手腕,轻轻旋动着,用一种很轻慢,也很随意的语调,说道:“哦,这不是左维嘛!我们可有一段时间没见了!”

“是啊,你要请我吃饭吗?”左维心不在焉的应道,记忆画面太乱,他还没整理出个大概来。

“呵呵呵……”这人的眼角剧烈跳动着,青筋浮现,他深吸一口气,双手握拳下,才把这股无名火给压下去,“没想到你也来了,哦,我忘了,你应该很喜欢仙蒂斯小姐吧?呵呵,现在她是我女朋友了!”

左维抬眼,他终于弄明白怎么回事了。

他前身,确实是爱慕着那位仙蒂斯小姐。眼前这人,他叫西恩,是一个某位知名富豪的私生子,原本同他那位单身母亲在西姆城生活,不过在去年的时候,那位富豪的一双子女都因为意外而身死了,这让那位富豪不得不接回了西恩,作为他财产和家业的继承人。

西恩的母亲并不检点,因为母子俩在西姆城的日子并不好过,西恩也打小偷鸡摸狗惯了,是个多次进警署的惯偷,屡教不改。

有一次,他就把左维前身的钱给偷了。

那是前身省吃俭用下来三年的积蓄,却不到半天里,被西恩花完了。

这小子被警员逮警署里关了几天,就又给放出来了。因为证据不足。而左维的前身,就和吉特两人在警署外守着,一见到他,就把他套麻袋里,死揍了一顿。

从那以后,西恩就和左维的前身结仇了。

但他打不过前身……在被他那个无情冷漠的生父接回去前,前身有意无意的揍了西恩不下二十回。

嘴角抽了抽,左维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回事……

突然,左维眯了眯眼,嘿嘿笑道:“你们还没上床吧?”

“你说什么?”西恩脸色一变,但他马上就涨红了脸,咬着牙道:“哼!你根本不知道仙蒂斯小姐的皮肤有多滑,我和她……”

“莉莉和切丽丝别走,快过来听西恩先生的房事小讲座。”左维马上朝着追向艾薇的两个女孩喊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西恩住嘴,他恼羞成怒的看着左维。

“这话该我来说,你来找我麻烦的吗?你看,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左维双手一摊,伸手就要却拍西恩的肩膀,他得把这段旧怨给解决掉,毕竟这可不是他的锅。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手刚碰到西恩的肩膀,就一阵剧痛袭来。

他闷哼一声,身体退后,猛地看过去,见是跟在西恩身后的那个男人,此时已经站在了西恩身前,他的一只手正缩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