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维沉默不语,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左手有些不受他控制了,看样子同化的速度很快,到时候这诅咒左眼就会变成他的一部分。

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哪怕诅咒左眼说得再好,因为它也是魔鬼。而在此之前,左维就被两头魔鬼给欺骗了。

吃一堑长一智。

“我身上的诅咒,真的要用这些来解决?”他忽然指向在地板上蹦跶的那几样诡异物品。

“只能用这些,因为你的身体里没有魔力。就这一点而言,他们没有骗你。制作方法我会在路上告诉你,你先去寻找最后一样物品,这本能够承载魔力的书籍,只能维持两个小时。”

左维点头,没有说话,他将地板上的东西全装袋子里,就带着跑了出去。

书籍上的地图,确实是西姆城。

而那个蓝点,也自然是左维。有一条红色的线路,终点处还特意涂抹了一大片的红色。在这张地图很醒目,显然那就是标注存在最后一样物品的地方。

有跳脚龙代步,左维的速度很快就到了。

这地方在他记忆中,有点印象。

是西姆城最为贫穷的区域,只能勉力维持在温饱线上。左维在脑海里翻了翻,找到了一点线索。

他前身一位远房堂姐的家,似乎就在这片街区。

其实就关系而言,已经算不上亲戚了,只是曾经来找摩根勋爵借过钱,他前身才有点印象。

“没有头的血缘外姐姐……”左维一下子明白了这最后一样物品到底是什么,他的声音变得急促,语气中带着压抑的怒意,“你要我杀人!”

“你只有亲手斩下她的头颅,让她的灵魂在一瞬间的怨恨中,随着血液喷出,才能彻底激活你那四样东西的效果,让它们代替你承受黑靥诅咒。”

对此,诅咒左眼解释道。

“当然,最后你还需要吃下她的脑袋,是完整的一整颗。”

左维顿时沉默了,黑靥诅咒的可怕,他已经体会到了,就这么短短的半个小时,他的三个属性,都再次下降了0.01。

这让左维有些惶恐不安。

不过他的理智还在,没有这么容易就被欺骗。

照诅咒左眼说的这么做,这黑靥诅咒确实能解开,但左维更觉得,他会因此而变成一头魔物。

就像是那只猫头鹰一样,躯壳被这个魔鬼所占据。

即使不是这样,左维也不会觉得这魔鬼会安好心。那六首和四雾,信誓旦旦的模样,但最终,却只不过是为了让他相信,从而落入他们的陷阱中罢了。

左维左手五指突然拽紧,然后没有犹豫的转头,骑上跳脚龙,一路直奔回家,然后找了堆止血药物和绷带回屋子,就去厨房拿了把菜刀。

等到诅咒左眼再次看到光明的时候,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已经距离它不到一寸了。

“喂喂喂,有话好好说,别想不开啊!”

音频波动剧烈,那颗眼球明显膨胀了一圈,显得惊恐不安。这一刀下去,左维会没有半只左手,但它也会因为失去生机供体,变成死物。不死的灵魂,彻底陷入沉眠,在阴影中游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