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维向幽灵峡谷景区递交了辞职信,费罗先生的脸色很不好看,板着脸冷冷打量他,和之前的态度大相径庭,这让左维确认了找他麻烦的人的身份,也顺利辞了职。

倒是伊芙女士的态度让他意外,这个素来挑刺的女人,在他走时,倒是将他这几天的薪水翻了个倍。

这让左维感觉莫名其妙。

“我以为你是马克的人。”伊芙女士说这话时,脸上居然露出了悲伤的神情,“左维,很抱歉这些天对你的误解。”

不过哪怕伊芙女士这样说,算是解释一样,可左维还是不明白。

脑海中念头飞转,将线索整理了下,左维整理出两点:一是伊芙女士和马克经理有仇;二则是马克经理有问题。

伊芙女士是西姆城本地人,甚至还和他就读学校的几位上了年纪的教师,是多年相交的朋友。在名声上,倒是还算不错。

这也是左维肯对她一而再,再而三忍让的原因之一。

而马克经理,则是半年前从外地来的。他似乎很有人脉,很轻松就进入了幽灵峡谷的管理层。

还有其他的疑点,不过左维没有再细思。

因为这不关他的事。

“没事。”左维看着伊芙女士的神情不似作假,那股悲伤就像是至亲之人死了一样。不过,却又有点不太像。

不太像是至亲,反倒是有点像她的情人死了。

左维心中猛然闪过一道闪电般,据他所知的,伊芙女士确实是离婚多年,也许是伊芙女士的男朋友,死在了马克经理手里。

不过这话他没有出口,在拿了薪水后,他就走了。

他没有先回去。

而是去和安妮聊了会儿天,告诉她自己有意去进修,然后就像是随意一样,打听卡恩子爵和耶鲁夫人的住处。

想要成为学者的人,去打听知名学者的住所,是很正常的。

“谢谢你,安妮。”从安妮那得到了准确消息,左维咧了咧嘴,能够让费罗态度瞬间转变,并且让警署兴师动众的,就当时那个时候的情况,和那名队正告诉他的线索,除了这两位知名学者外,就别无他人了。

被人莫名其妙欺负到头上来了,左维可不是甘愿受气吞声的人。

在幽灵峡谷时,他没有找伊芙女士麻烦,固然打听到这个女人的为人不错,同时也是那个时候无可奈何之举。

现在他有了立足之地,不用顾虑太多,当然得找个时间报复回来。

在左维看来,暴力可以解决百分之九十的问题!

左维骑着跳脚龙回去了,他一回去,就被摩根勋爵抱怨了好一会儿,原因是他放了那些员工的假,让他损失了一大笔的收入。

因为不久前有十几名游客,登门而来,想要租借跳脚龙。

左维好不容易才摆脱了摩根勋爵,请原谅一个离婚多年还要照顾孩子的老男人,在碎嘴上的功力炉火纯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