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声音?”说这话的是苏拉,这个时候她也被外面的动静给吵醒了,毕竟左维不惜巫环破碎所制造出来的连续攻击,所造成的动静确实大了点。

“你醒了?”

左维回过头,诧异的说了声,然后就把经过和她说了一遍。因为左维想知道那道扭曲的人影是什么,有点像是鬼魂,又有点不死种魔物的性质。

“啊!”

不过苏拉的反应让左维有点吃惊,只见这个小家伙惊呼了一声,神色顿时变得惶恐不安起来,“是初级状态的食脑魔!完蛋了,我要变笨了!”

左维一挑眉,他这才恍然大悟。

难道这扭曲人影让他有点奇怪的熟悉感。

对于食脑魔,左维并不陌生,在西姆城的传说中,十大魔鬼之一就有一位是食脑魔,不过已经进化到了最高级的形态,不仅因为是不死种,几乎完全杀不死,而且由于他强大到了仅次于魔王的魔力,四环巫师也拿他没辙。

一转念,左维看到惊恐的苏拉,忍不住恶作剧的心思涌上心头。

“其实可以测试一下的,看看那头脑魔有没有吃掉你的脑子。毕竟那头食脑魔还不是终极形态。”他这样说,果然把苏拉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那你快测试。”小家伙迫不及待道。

左维咧开嘴,露出一个笑容,然后他伸出左手,握成拳头,伸出了食指,来回晃动几下。

“你看,这是一根手指。”

然后他同样把握成拳头的右手伸出来,接着伸出另一根食指。

“你看还是一根手指。”

啪,左维把两根手指放在了一起,他满脸笑容如绽开的葵花一样,大声问道:“你看,现在是什么?”

“两根手指?”苏拉歪着脑袋说。

“错,这是2。完蛋了,看来你的脑子确实被食脑魔吃掉了。”左维啧啧了好几声,他一脸肯定表情的这样道,神态非常夸张,把苏拉气得不轻。

“变态!恶心!你去死吧!”

……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阳光穿过树林,拨开山壁上的藤蔓,终于露出了藤蔓后的光景,那依稀是一个山洞。

拨开藤蔓,左维和苏拉走了进去,果然出现了一扇铁门。

左维便上前,把钥匙插了进去。

咔嚓,铁门随着门锁的转动,快速被打开了,露出了里面的场景,并没有隧道出现,有的只是一片漆黑,哪怕外头的阳光不断落进来,也照不清楚里头的分毫。

不过苏拉早有准备,她递给了左维一副奇怪的眼镜,然后在一阵咔嚓声后,左维惊奇的看到,她居然用包裹里几件简单的物品,拼凑成了一把兵器。

“眼镜可以夜视,这把刀对于魔物有着特殊伤害。”苏拉这样解释。

左维惊叹,然后问:“哪来的?”

他看得出来,这两样东西,都不是巫术物品。

“巨岩之城的配套发放物品,每个巫师每年都可以领取到一份。这是今年他们给我送来的那一份,刚好派上用场。”

左维更为惊叹,他伸手接过了这把像是刀的兵器。眼下他的巫环破碎,连本身力量,也受到了创伤,正需要这东西。

毕竟他除了血脉力量外,还有直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