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称帝?”林天的话语中充满讽意,像是在和一个痴傻儿说话一般。

当皇帝?对于很多人而言都是一件充满吸引力的事情,可以说只要身为男子,几乎每个人都曾幻想过哪怕只是那么一瞬间的皇帝梦,对此可以用一句人之常情概括。

可若是有人用充满认真的面容说出这句话,那么迎来的绝不是什么友善的笑意。

正如此时的林天一般。

嘲讽,笑意,这一切表情林无意都早已预料到。

起身,走到林天的面前,俯下身子,一双眼睛与林天紧闭的双眼平齐,压着嗓音,无比低沉却又无比认真的,再次重复道:

“选择帮我,待我称帝之后,封你为王!”

封我为王?那你可真是好大方哦。

林天暗讽,先不论其对这个是否感兴趣,就算此时的林无意是真心的,可若是自己真的帮助对方了,待对方称帝之后会选择容下自己?更何况,

“我只是一个废物瞎子,先不论是否有这个心,光是能力问题,你确定要跟一个瞎子一起造反?”

就算是林天自己想象那个画面都感觉特别好笑,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兄长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才会选择邀请自己,同时,又是因为什么,居然看重自己一个废物?

若非...林天脸上依旧保持着那股讽意,可是心中却不由想到一个猜测,如果真的是自己猜的那般自己的身份被林无意猜到的话。

什么都没说,可是体内的武气早已悄然运转,数个周天不断转动,藏在衣袖下的手随时都会化作利刃。对于此事的林天来讲,他可以如此心平气和的在这里和绑架自己的“元凶”说话,都是建立在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相信对方无法威胁到自己的基础上。

因此若是对方真的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的话,那么一切都改变了,现在的系统各方面都瘫痪,比起最初的情况都要差上很多,在自己没能再次成长起来之前,自己的身份必须是一个秘密。

所以.

此时的林天虽然脸上神情依旧,可是身子却已经微微上前倾斜.....

“所以我需要的不是你,而是你背后的那位!”

嗯?林天原本移动的身子一僵,感知着面前林无意的神情。

背后的...那位?

林天隐隐感觉有哪里不对。

这时林无意继续开口了:

“拳帝雁云飞,三年前你在天籁阁内结识了拳帝雁云飞,随后不知用了什么手段,雁云飞自那以后便离开了皇城,这些你应该都知晓。并且,与数日前再次回到了皇城,若是不出意外,此时的他应该正在往潜龙城的方向赶去。”

这家伙回来了?林天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其中自然有对那家伙回来的惊讶,不过更多的还是因为林无意的话语。

他是将雁云飞那个家伙认为是自己的靠山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算什么情况?搞了半天对方之所以会有如此行为,都是因为雁云飞那个傻大个?

林天无语,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个美妙的误会,同时内心撇了撇嘴表示不屑:

那家伙?还靠山?恐怕那家伙巴不得看自己倒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