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铁瑛冲着柳天赐一瞪眼:“你怎么欺负我弟弟了?”

柳天赐围在她身边,大呼冤枉:“媳妇儿,我冤枉的。

你还不知道那小子吗?

他不长好心眼儿,他就是报复我呢。”

“报复你?”胡铁瑛柳眉一挑:“这么说来,你是真的欺负他了?

不然他为何要报复你?”

“啊,这……”柳天赐哭丧着脸:“我真没欺负他,媳妇儿,你可要相信我呀。”

“我弟弟被你欺负了,还不肯说出来,怕影响我们福气感情。”胡铁瑛伸出食指,点了点柳天赐的额头,说道:“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他可算是我娘家亲人。

你要是敢欺负他,我饶不了你。”

柳天赐急忙说道:“娘子,我哪儿敢啊?

你可千万不能生气。

我真没欺负他。

他是你弟弟,也就是我弟弟。

我疼他都来不及呢,爱屋及乌,我也不会欺负他啊。”

胡铁瑛说道:“这还差不多。”

柳天赐又撒娇道:“媳妇儿你不知道,我可想你了呢。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我这一下午没能见到你,都想死我了。”

白一弦在一边偷笑,慕容楚坐在木桶里看着这一切,不由冲白一弦伸了个大拇指:“八弟,还是你牛啊。

不过你刚才的话语和行为,有点像是你所说的,绿茶行为?”

“咳咳。”正在喝茶的白一弦闻言不由干咳了一声:“说啥呢?

啥绿茶?

这绿茶确实挺好喝。”

一个时辰,时间说短不短,说长倒也不长。

除了慕容楚自己觉得时间过得慢,有些难熬之外,别人聊天拉呱吃东西,倒是觉得时间过的挺快的。

很快,那味寒性药的药性过去了。

木桶里的水开始回温了一点儿,里面的冰碴子也开始慢慢的融化。

不过虽然没有冰,但也还是凉。

只是慕容楚不需要再遭罪了。

柳无名此刻也在这里,他走过去,伸手试了试水温,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问道:“现在倒是可以加加热,或者是倒点儿热水进去。

你需要吗?”

慕容楚就觉得,柳无名问的那句“你需要吗?”,这句话,有点奇怪。

柳天赐正哄媳妇儿呢,闻言几步窜了过来,在慕容楚的耳边嘀咕道:“劝你最好不要。

一会儿你就会觉得热了。

而且是非常热。

有这些冰水在这里,你还能好受一阵子。

要是现在水温上来了,你会难受的非常快。”

慕容楚正想点头同意呢,闻言,不由一个激灵。

难怪柳无名问他需要吗。

现在他不需要了。

于是慕容楚便说道:“区区冰水,我还能受得住,并不需要加温。”

柳无名点点头,便走到桌边,跟自家夫人说话去了。

慕容楚这才悄悄问柳天赐道:“这热,要热多久?”

柳天赐想了想,摇摇头:“不清楚。

可能得挺久。”

慕容楚惊问道:“可能得挺久,是多久?

连你都不能确定吗?”

柳天赐说道:“这个要试脉。

看看药效如何。

有可能,效果十分好,一两个时辰,就可以给你降温了。

也有可能,效果慢,没有想象中的好,那就得一直热着。

到时候,得让我父亲给你试脉再决定。

而且,如果一直达不到该有的药效,说不定还得在下面给你加把火呢。”

慕容楚生无可恋,又突然说道:“快快快,现在就开始用膳吧。

趁着还没热,我可得赶紧吃。

不然一会儿热起来了,再吃这热乎乎的火锅,那岂不是火上浇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