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鸣拿起里传染了重症,刚才他还以为总统说的是别人的恶作剧,但现在,似乎就算是恶作剧,自己也得跟着玩下去了!

…...

吱吱声中,传真已经出了一半。

哗哗!

马德里看完一页传真就给吉列尔莫一张,他看完之后马上就给侍卫官去复印,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要保密的内容。

吉列尔莫声音发颤:“如果说要搬,医院是最麻烦的!”

仰天长叹,再看马德里:“宫要是倒了......这么多东西......”

马德里使劲晃着头:“等下,刚才那人说他传真里头有些建议......在这!”

马德里拿起最后几页传真纸,睁大眼睛使劲地看着,上面一条一条写明了城市在震前要做的各种工作。

防震的紧急状态与战争紧急状态的处理方式是不一样的。

战争时人要往房子里躲,而这时,人是要把东西从房子里搬出来。

“远离高层建筑,按街区组织人力,编队离开,切断燃气供应,建立临时避灾点,临时医院,民兵巡逻,临时监狱......电视台拍点录像,地震学家进行观察,......让那些说保证不会发生地震的人都呆在房子里!”

吉列尔莫张着嘴:“很详细的措施,省了很多时间为我们!”

“是的!”

马德里看到最后一句,无奈的耸耸肩:“很详细,但要先开完会,我要做国民讲话!不然城市的混乱是我们不能承受的,而且很快就到晚上了!”

“还有四个小时,有部队会好一些!”吉列尔莫看看马德里,“还好我们是一党执政,不用担心政变的问题。”

马德里耸耸肩,没错。

门外杂乱的脚步声,几个部长鱼贯而入。

侍卫官和吉列尔莫帮着分发资料。

马德里抬手:“不要提问先听这个!”

啪地按下录放办?!”

“我......”

总编死死盯着纸,红着眼又抓起来,怒吼:“香江?那地方在哪里?大洋对面!怎么可能知道这里要发生地震?我知道有些报纸可以随便编新闻!这些家伙应该上绞架!”

“先生,再说一次,我们也不知道真假,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是真的怎么办?我们不可能装没看到,也不可能今天晚上就呆在房子里等着看是不是什么事都没发生!”

“你们会毁了我的!”总编恨恨开口,站起身招手,“你们都过来,看一看这个!”

同样的场景发生在另外五家报社和三家电台机的播放键,......

…...

墨西哥城,民报社。

派出来的两个人拿着文件站在总编面前:“请看一下这个,我希望能登在晚报上,警示国民。”

“你在开来就是少雨的气候…...

议会大楼

情况都在资料上写着的!英文你们又不是不会看。墨西哥城,民报社。

派出来的两个人拿着文件站在总编面前:“请看一下这个,我希望能登在晚报上,警示国民。”

“你在开来就是少雨的气候…...

议会大楼

情况都在资料上写着的!英文你们又不是不会看。

墨西哥城,民报社。

派出来的两个人拿着文件站在总编面前:“请看一下这个,我希望能登在晚报上,警示国民。”

“你在开来就是少雨的气候…...

议会大楼

情况都在资料上写着的!英文你们又不是不会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