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桌前,柳如云认真的做着笔录。

“姓名。”

“陈芳。”

“年龄。”

“25。”

“性别。”

“女。”

写完,柳如云没好眼色的望向乐图:“名字。”

需要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乐图低沉道:“乐图。”

“年龄。”

“27。”

“性别。”

“男。”

“现在的职业。”

乐图不解道:“你都没有问陈小姐,为什么问我?”

柳如云冷冷道:“因为你是嫌疑人,你的工作会对案情梳理有帮助,我要了解。”

“柳警官是吧?为什么美女都喜欢乱讲,你都没问事情的经过,你怎么就说我是嫌疑人了?”

“专业眼光的判断。”

“专业?你这眼光真的很专业。我是无业游民,可以了吧?”

接着,柳如云又问:“学历。”

乐图不乐意了,他昂起头:“虽然我不太懂你们这一行,但事情总有个先后顺序。你不先问事情经过就预先判断,我跟你讲,你再这样的态度,我可不配合。”

柳如云嗤笑道:“要不要让我帮你叫我们所长?”

一看她这么嚣张,凤凰小区的业主们顿时来了劲,不断的帮腔。

“柳警官,你可要好好的盘问盘问他。”

“就是,刚才他还恶意抹黑你们警局,他说你们有同行是他兄弟。”

“他还威胁我们!”

真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乐图转身又是给了业主们一个阴狠的眼神。

顿时,业主们又屈服了。

没办法,虽然这里有几个业主都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但小鬼难缠啊!

收回目光,乐图挑衅的看着柳如云,没说话。

或许是因为温柔,又或许是因为刚才那神奇的温暖怀抱,在柳如云准备动用强硬手段时,陈芳缓解了气氛:“柳警官,情况是这样的。今早我下楼时,正好看见乐先生手中有我的私人物品。因为我不认识他,但他手上却有我的东西,加上我知道小区里的小偷最近一段时间很猖獗,所以,我认定是他偷了我的东西。”

若有所思的点头,柳如云满意道:“乐先生,东西拿出来吧。”

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乐图就是这种典型的死脑筋。

眼看陈芳声援自己,乐图也是一边摸出她的短裤,一边大声道:“男的都闭眼转过身去,这是女儿家的私人物品,非礼勿视。”

“装模作样。”柳如云略带不屑的嘀咕道。

等接过那条黑色蕾丝包臀式绣花内1裤时,柳如云小声问道:“陈小姐,这是不是你的?”

脸色一红,陈芳点头:“是我的。”

得到肯定回答,柳如云有了底气:“乐先生,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讲?”

乐图失望的摇头:“陈小姐不懂也就罢了,毕竟人家不是做你这行。但是,你是吃这碗饭的,先是凭借个人直觉做预判,现在更是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妄下结论,怪不得你抓不到小偷。哎,真是浪费了我们纳税人的血汗钱,心塞啊!”

“先生你说话注意点!”

“这里是派出所!”

“怎么?派出所就不能说话了?我没放地图炮说你们都不行,你们激动什么?”

“你!”

周围准备起身的警员们被吸引过来的所长用眼神阻止,他们都是眼神不善的看着乐图。

当事人柳如云更是秀眉紧皱,她讥笑道:“你个无业游民还有钱纳税?”

乐图同样是没有好脸色,话语里满是挖苦之意:“你懂无业游民最新的定义吗?我怎么就没资格纳税了?就算退一万步讲,我没纳税,你就可以不认真办事了吗?”

“你,你。”被乐图占据道德至高点,柳如云顿时吃噎。